特约记者行:便河中的沙石从何而来

文章来源:无忧木 发布时间:2019/10/20 11:11:19 浏览量:5503 进入论坛 -我要纠错

无忧木消息(特约记者 张俊)在沙市便河中立有一块大石头,其形状如一只猴子,沙市人称这块石头为沙石。关于沙石是从哪里来的有三种说法:

一种说法是来自清康熙年做过兵部左侍郎的张可前家。说张可前有一年出京城阅兵,路过某县时见到两块大太湖石,张见石心生爱意。该县的县令见张喜欢,就让人将这两块石头用车送到了张可前的家乡沙市。张可前告老还乡后先是住张家巷,后又住梅台巷。张在那里修有大宅院,院中种有梅花,还放置了这两块太湖石。梅台巷这个名字就是因为有张氏梅园而命名的:笳趴汕暗哪盖兹ナ,下葬在便河北岸的张氏墓祠。张可前为对母表孝心,就将其中一块放在墓祠的围墙外(另一块置留在灵官庙)。1933年建沙市中山公园时被移入到便河中,成为公园的一景。

邓家捐给沙市中山公园的太湖石

另一种说法是原本就是便河中的一块系舟石。这种说法源于清光绪年里人王百川的一首诗。在王百川自己编的《沙市志略》中载有这首诗,全诗只四句,诗名为《沙市竹枝词》:“嵯峨一石势如猴,百节玲珑好系舟。问尔前生能记否,几时脱化在山头?”沙市便河本身为“两沙运河”(沙市至沙洋)的南段,自明清以来就是沟通长江与汉江的交通水道,古往今来舟辑如鲫,而便河一带由于有拖船埠,更是内河码头所在,因而在石上系舟也是当然。

还有一种说法是来自沙市邓家花园。说当年建沙市中山公园时,沙市富商邓晓缘、邓心田将自家花园中的太湖石及亭阁一并捐给了公园造景,最大最奇特的一块被竖立在便河中。那么这三种说法那一种更接近事实真相呢?最近查阅地方文献,感到第三种说法的可靠性最大。

中山公园中的假山石

第一种说是张可前家的太湖石欠缺史料可考。清《沙市志略》说:“张氏墓祠在便河北岸,为乡宦张可前祖墓祠。诰轴亭犹存,墙外一太湖石,形如猴!闭饪槭酚胂稚呈谛巫瓷舷嗨,但是不是建公园时被移到了便河中,目前尚无任何史料记载,因查不到依据,只能存疑。

第二种说是王百川诗称的石头显然有误。上世纪八十年代沙市市地方志办公室整理出版清《沙市志略》时,在王诗后有一条按语,说“周密《齐东野语》,赵葵入洛后,有以片石献者,其委曲与张无异!痹诎从锖笥旨佑幸惶踝⑹:“宋代赵葵统军入洛,过灵壁县,见到一块奇异石头,有点心爱:罄淳陀腥税涯强槭吩死戳!备涸鸶檬樽⑹偷氖橇跣肆、张永大、夏艺圃、徐树楷,这四位老先生我都认识,他们满腹学问,治学严谨,应当所言不虚。赵葵是南宋:制置使赵方的儿子,当年曾守过方城,这方城遗址尚存,就在今无忧木区的李埠荆江大堤下。显然赵葵当年来无忧木时将那块灵壁石带来了,后至少是在清代被人置于便河中系舟。灵壁石灰黑坚硬,洞孔玲珑与太湖石相似,但质地与太湖石比却有本质的不同,且王诗中称该石为“百节”状,那形状也与猴形沙石不像,因而这块石头不是现在的沙石。

第三种说是来自邓家花园最有依据。据沙市《邓氏族谱》上记载的邓述祜口述说:邓家在清乾隆帝身边当四品护卫的先祖邓士良当年解甲归田时,乾隆帝将荆门蛟尾的一大片荒地赐给了他:蟮耸苛即抛迦嗽谀抢镄揿籼、建花园,还从太湖买来石头点缀园中。清道光年间荆门的邓氏族人陆续迁居沙市,原祠堂和花园渐废,于是邓晓缘和邓心田便出资将那里的太湖石送回沙市邓家花园(今毛家坊处),建沙市中山公园时又将太湖石捐了出去。邓述祜先生我也见过,知道他是建国后沙市居士林林长,当过市人大代表和市政协委员,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人,我深信邓老的话不会有假。此外,最近读上世纪三十年代出版的《沙市市政汇刋》,发现在该书《议案摘要》中收有当年沙市市政整理委员会《第三十七次执监联席会会议记录》,上称:“本市士绅邓心田热心公益将私有之大小亭阁三座石柱石凳石桌及与邓晓缘共有之太湖石等物概行捐赠中山公园”:蟮思揖柙恼庑┒髟诮ㄔ笆北煌跣挪こ淌τ美醋隽嗽炀坝貌,如卷雪楼、爽秋亭、纳爽亭,以及蜈蚣岭处的假石山,当然还包括便河中的那块沙石。此外,几年前上海一位姓冯的收藏家发来一组其父当年在公园初建成时拍的景点照片,也包括便河中的那块沙石。由此可见沙石系邓家捐出一说最为真实可信。

编辑:任前臻

网友点评
匿名 于  2019/10/20 11:57:41:

【特评员 非常关注】十分点赞!老沙市人喜欢的文字。大开发与大;げ⑿胁汇。联想开来,敢问青莲巷中,那口李白取水研磨写下千古不朽“早发白帝城”诗的古井安然否?莫非,我等今后只能在众多旧照里寄放乡愁?在浩繁卷帙里长存记忆了?

发表您的评论
电话: 仅用于抽奖,不填写将被视为不参加抽奖。(抽奖限移动用户)   我要登录

 

生关注

新解决

新问题